微 信 扫 一 扫
广场舞原来也可以“三年无声不扰民”
发布时间: 2021-06-09 来源: 东方网 作者: 张渤宁

  6月7日,安徽宣城,高考期间市民在广场上戴耳机跳无声广场舞,领队老师何先生表示考虑到高考和中考比较接近,为了让学子有一个安静的环境,采用了无线音频传输技术实现“无声”广场舞,何先生表示每年的高考和中考期间都会这样,已经连续三年。(6月9日《东方网》)


  为了不影响高考和中考的学生,利用技术手段跳起了“无声广场舞”,而且已经“试水”三年。可以说,这个“改良”与“尝试”是很成功的,实现了“个体自由”与“社会公益”的和谐平衡。


  和世界上所有事物一样,广场舞自产生出现那一刻起,无时无刻不处在发展变迁的“时光流”之中。这个变迁,含义有二:一是自身与时代的契合与适应,二是社会评判对其态度观念的转变及作用。虽然人们可能不知不觉,或者总是习惯于因循过去的情况,但广场舞其实一直在不断发生着与时代同步的或形式或内涵的变化,以致于猛一回头,人们会恍然大悟般惊觉:哦,广场舞原来也可以这样子!


  广场舞曾经是致敬幸福生活、表达欢欣鼓舞,也表达民间烟火或个体自由的一个社会符号。而社会评判,也曾经对它那么欢迎、容忍和鼓励。而随着社会文化的进一步发展,文化产品更加丰富,文化需求发生精细化特质化的深入及分流,曾经“求同融异”的广场舞面临“粗放、粗粝”的诟病而显得“势力单薄”。而随着法制法治化、利益多元化、权利明细化的社会变迁,广场舞天生自带的“噪音”缺陷,因它自身日益的“单薄化”,也因社会评判从爱、容忍到恶、抵制的态度转变,而愈加彰显。


  近几年关于广场舞的新闻,交织着“老年人”、“民间文化生活”以及“运动休闲空间”等的“关键词”,充满“自私、扰民”与“对老人”的“不满与控诉”,发生着“泼粪”与“鸣枪、放藏獒”的惊悚,可谓“矛盾与冲突激烈”。


  社会发展的历史与经验告诉我们,矛盾与冲突本身其实并不可怕;相反,它们是一种具有积极意义的事物发展变化的外在投影与预警。事物发展到了明显处于矛盾与冲突的阶段,恰恰是一种改变、变得更好的时机,也充分积聚了来自各方的转变的动力。


  一度处于这种充满社会性色彩的“矛盾与冲突”之中的广场舞,其实是综合了当下各种社会问题的一个切口或截面:老年人文化生活的安排和引导,城市文化功能及场地设置,科学技术对文化生活的质的改善改良,以及引导社会同理心的道德、风尚、文化、文明等的实践与建设,等等这些,我们的社会在这些方面与角度,用心几何?用力几何?又合力几何?


  安徽宣城高考期间市民连续三年在广场上戴耳机跳无声广场舞,是个体积极利用科学技术、彰显个体文明素质的自我革新、主动求变。这个变化无疑是与时俱进也是值得点赞的。同时,广场舞原来也可以“三年无声不扰民”,这也是一个值得“解剖”的积极样本,启示我们每一个公民努力去做更加合格的公民、更加优秀的自己;也启示社会管理者,勿用习惯因循及畏难的眼光去看待“被时代差评”的广场舞,而是应该积极尝试、多角度分析解决问题,牢牢把握“矛盾与冲突”这个重要时机,实现在汇聚各方资源与努力之下对广场舞难题的“迎刃而解”,而不是被它乱了方寸、裹足不前、无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