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沱江畔的凤凰古城
发布时间: 2021-01-26 来源: 揭阳日报 作者:

清晨的沱江,江面上弥漫着淡淡的烟雾。谢锐勤 摄

  □谢锐勤

  仿佛已走了很远很远

  谁知又回到最初出发的地方

  纯洁的眼睛重像星辰升起

  照耀我,如十年前一样

  ——舒婷《还乡》

  还在念高中之时,阅读沈从文的散文,我就被其笔下活色生香的湘西世界迷住了,阮江、酉水、沱江,似乎每一条江河都承载少数民族的风情与韵味,都充满边关征战的传说与故事,内心好奇,甚是神往。直到自己来到凤凰古城,生活两天三夜后,边城才从书上走到现实中,逐渐鲜活起来,而印象最深的依然是凤凰的母亲河——沱江。

  清晨,沱江边,江面飘浮一层淡淡的烟雾,妇人在用棒槌洗衣,小孩在追逐嬉闹,“翠翠”在洗蜡染,壮汉在撑竹筏,古城人在欢声笑语中演绎凤凰协奏曲,这是生活的艺术,还是艺术的生活?河水清澈,水草翩翩起舞,“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东与北两座壮观而沧桑的城楼,当年刀光剑影、烈火与鲜血交织的战地传说,为柔软的沱江增添几许雄伟的气魄。

  晌午,跳跳岩,农人挑担,野菜闪烁出润眼的光芒;小贩吆喝,姜糖引得小朋友垂涎三尺;这是活着的古城,也是古城的活力。午后,虹桥上,妙龄女子在读书,一册《湘行散记》,不知已经多少人翻阅细品;青年男子在品茶,他是在欣赏两岸如画的风景,还是眼前如诗的女子呢?“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如果不是清脆响亮的苗族银饰从耳畔叮咚响起,也许早已忘记身在边城。

  夜晚,吊脚楼下,与游客一起将莲花灯放落江面,霎时数百朵莲花灯给沱江安上无所不在的眼睛,夜空星星闪烁,江面“星星”摇曳,天上人间,顿觉浑然一体,天仙也有闲愁,凡人亦有雅趣。坐上乌篷船,全身心融入银河灿烂中,沱江仿佛成为一条“出世”与“入世”之间的走廊,轻轻摇橹便能远离世间纷争。“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这是浪漫的沱江,不也是希望的古城?

  同样临水而居,江南水乡温柔、边城更显闲适,江浙古镇繁华、凤凰独具风情;永远收不拢的吊脚楼,赋予沱江独特的烽烟与诗意。“前世的眷恋/今世的乡愁/梦幻的画卷/远去的烽火/一首人与城的诗。”告别腥风血雨后的沱江,吊脚楼更渴望蓝天飞翔,古城更期待世俗幸福,这是一条有生命的河流,不也是有灵魂的江河吗?

  是啊,悠游缓和的沱江既适合居住,也适合安息,在北京终老的沈从文念念不忘要将身体依偎在故乡的怀抱中。1988年,倦游归来的沈从文,在沱江之畔、丹崖之下的一块天然五彩皱石上,画上了一生的句号,但一代文学巨匠的生命,却以一种更加绵长悠远的方式,长久地释放着文学的力量。远行是为了更好地回家,故乡与故人既是沈老文思之源,为其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也是其情感的主题,所以碑旁沈老表侄黄永玉的题词是: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

  临走前到虹桥书店购买《边城》,盖上边城纪念章回家珍藏。湘西这片古老的土地,被沈老赋予太多神奇的色彩,那山、那水、那城、那人、那古宅、那吊脚楼,浸润和潜隐凤凰文化的密码,等待每一位有缘人来聆听和解读。在沱江的浅吟低唱中,时间保留着最初的风貌,鲜嫩得像从未被触碰过的新叶,轻轻抚摸便温婉流淌,诉说传奇的故事,流进每位倾听者的心,涌动在午夜的梦。


(编辑:孙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