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他让中国艺术走向世界
揭籍著名艺术家刘佑局获得米开朗基罗奖
发布时间: 2020-11-16 来源: 揭阳日报 作者: 蔡烨华

刘佑局成为中国在绘画艺术领域首位获米开朗基罗奖的艺术家。   通讯员 摄

浴火重生   刘佑局  作

动彩流纱  刘佑局  作

  米开朗基罗,是伟大的雕塑家、建筑师、画家和诗人。作为文艺复兴的巨匠,以他超越时空的宏伟大作,在生前和后世都造成了无与伦比的巨大影响。他与达·芬奇和拉斐尔并称“文艺复兴三杰”。而以米开朗基罗的名字命名的米开朗基罗奖,在欧洲已延续百年,有着很高的学术地位。日前,记者获悉:揭籍著名艺术家、幻象主义绘画创始人刘佑局获得了米开朗基罗奖,这是中国在绘画艺术领域,首位获得此殊荣的艺术家。这位从揭西大山中走出的世界级艺术泰斗,将幻象主义绘画带入西方主流文化视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让中国艺术走向世界。


  获得欧洲最高艺术奖项


  这是刘佑局继去年7月被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聘为终身名誉院士(受聘仪式原定于2020年7月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举行,因疫情推迟)后,再次从该院获得的一个重量级奖项。意大利当代艺术家协会主席、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名誉院士安娜·巴尔扎妮表示,米开朗基罗是欧洲文艺复兴的先锋人物,也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首任名誉院长。为此,他逝世以后,以他的名字命名了米开朗基罗奖,这个奖已经有逾百年历史了。最早是颁给学校有艺术贡献的教授,后来延伸到给全世界艺术家,在某一历史阶段有重要贡献的艺术家。奖项范围主要是绘画艺术、建筑艺术、雕塑艺术和美术史论等。这个奖的学术地位很高,在美术教育领域,是欧洲最高艺术奖项。


  刘佑局作为幻象主义绘画创始人,多年来专注于幻想主义绘画创作,作品以意象奇幻、笔墨飞扬和色彩斑斓见长,曾先后在法国巴黎卢浮宫装饰艺术馆、英国大英博物馆、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佛罗伦萨美第奇宫、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等多家世界顶级艺术殿堂举行个人画展。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大师俱乐部和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曾先后为他举行个人作品研讨会。他的作品《穿越千年》《乾坤育化》《秋色》等分别被英国国会、大英博物馆和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永久收藏。刘佑局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以来世界第四位(前三位是亨利·摩尔、雷纳托·古图索、曼祖)、亚洲第一位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大师俱乐部召开个人作品研讨会的中国艺术家,并打破了中国数百年来,从未有艺术家在这里举办个人画展的历史,他也被欧洲媒体誉为“重要艺术事件”的“院外”艺术家。2018年创办当代国际艺术沙龙,并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召开“中法首届艺术论坛”。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的南粤园内5个匾额、4副楹联题字均出自刘佑局之手。今年疫情期间,刘佑局也创作了多幅绘画和书法作品,以实际行动践行着文艺工作者的担当与责任。其中,作品《裂变》入选全国抗疫作品展,展现了疫情改变了世界格局,而中国人以自己的智慧战胜了疫情。受邀参加火神山线上美术馆大展的《浴火重生》则代表着中国乃至全世界遭遇巨大打击后,开启了新的力量和新的时代,浴火重生。


  继续把中国艺术推向世界


  对于获得米开朗基罗奖,刘佑局形容自己并不觉得太意外,因为近几年来他在欧洲的重要艺术馆举办过许多个人画展,欧洲的重要艺术奖几乎都是奖给在艺术上“有准备的人”。 他认为“这次获这个奖可以说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又添了一把薪”,作为中国第一个在绘画领域得到这个奖的艺术家,他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作品加强中外艺术的交流,带动更多的中国艺术家走向世界。据院方透露,受疫情影响,原定于今年10月份举行的刘佑局个人画展及米开朗基罗奖授奖仪式,将推迟至明年3月举行。


  刘佑局的画作内容一向都十分乐观积极,经常抒写社会和生活的大美。他表示,我的画不仅仅表现大美,它更多表现一种艺术精神的延伸,浓缩了当代最先进艺术潮流的表现形式。国际知名艺评家、蓬皮杜资深策展人伊夫科布利曾如此评价刘佑局:他的艺术表达很自我,可以说,他的绘画代表了当代最前沿的艺术气息。谈及未来的创作及计划,刘佑局表示,追求艺术创新不是他的终极目的,他希望能在全新的视觉面前去寻找一个全新的艺术世界。他计划明年到美国知名的美术馆开展览,继续把中国的艺术推向世界。


  1955年出生于揭西的他,对故乡一直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始终关注着家乡的文化事业发展,为揭西县文学中心的建成默默奔走,为揭西县文联、美高梅官方网及揭西多处风景区题字,为《揭阳书画作品集》《揭西旅游》《揭西旅游民间故事》等书籍题签。他表示,揭阳是具有重要历史文化资源的粤东重镇,揭阳这几年的综合发展也是举目可见。他希望政府层面能提升“文化向心力”,在关注经济发展的同时多扶掖一下文化事业,特别对文化人才的关注、支持和培养。他表示,揭阳作为一个年轻的城市,有新的活力。“比如我在绘画方面就是从‘新’字入手,假如我也与其他画人一样‘沉浸于旧模式’,那么创造艺术走向世界,就只是‘一纸空谈’!”他寄语揭阳书画界的同仁在“重旧”的同时,还是要更多地融入“纳新”当代艺术行列。


  (编辑:悦声)